这次赴德国旅游的目的地只有两个,慕尼黑和柏林。

本来计划中要是顺利去德累斯顿的梅森看看,后来因时间太短,我也不想为了打卡而行,便放宽了一下行程,缩减成两个城市,慕尼黑是为了去宁芬堡皇家制瓷,柏林的话则是为了去KPM Berlin。在KPM我还预约了体验手绘盘的活动workshop,不过在网上找不到任何关于workshop的情况,我就当作是先锋先去体验一下吧。虽然我是美术白痴,怎么画怎么抽象。。。

慕尼黑作为欧洲最大的旅游城市之一,景点非常多,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一个地方当然还是宁芬堡宫,或者应该说是宁芬堡宫里的宁芬堡皇家制瓷。

首日便安排了宁芬堡的一日行程,坐有轨电车直达宁芬堡宫站,走了一小段路就看到了宁芬堡宫的姿态,帮同行的达菲酱拍了一些游客照就往里面走。

达菲酱的背景↑

走进园内有个很大的湖,很多白白净净的天鹅和灰灰的鸭子。这里的天鹅很是亲近人,不但不怕人,在我们拍照的时候居然还使劲得游到岸边要上镜,简直哭笑不得。估计是已经习惯了游客了吧。

神烦的天鹅和远方的宁芬堡宫主体

宁芬堡宫外表朴素白净,但里面装潢奢华无度,在此不多提及。我们是先奔着博物馆去的,宁芬堡的瓷器博物馆跟马车博物馆是同一栋楼在主体的左边,可以在这里直接买通票,不用在主楼排那长得要命的队。楼下是马车博物馆楼上是瓷器,买的通票的话即可可随意进出。马车们金碧辉煌,可见曾经的国王奢淫无度,看完后忿忿不平便上了二楼,开始参观一下宁芬堡的瓷器博物馆。

壶的附件的模具展示

壶的主体模具

瓷偶的模具

由艺术大师赫尔曼格哈德设计的样式,在1900年的巴黎世博会上拿了个大奖。

Art Deco新艺术主义风

假装盘里有水果的皇家系列

花蝶遍布的选帝侯宫专用系列

透过花朵,能直观得看到茎的部分交错,非常精致毫无破绽

传说中的巴伐利亚王,珍珠十二边的一大套,真让人垂涎

传说中的特写

熟悉的一套面孔,没错我终于有个博物馆同款了,真让人欣慰

一路看下来,我发现能摆进博物馆的还是以人像,风景,或者是有特殊意义的样式为主,要说个人审美的话,其实大部分我都不是很喜欢,不过毕竟博物馆馆藏还是以历史意义为主,所以也没有什么好失落的。

然而当我们要去工坊的时候,发现居然不开门!!不!开!!门!!!

我居然天真地以为,就算是周日,跟宁芬堡宫一体的制瓷工坊也会开张营业,毕竟是作为一个景点之一!但是!并非如此!皇宫是开张的,博物馆是开张的,工坊是休息的,而我是崩溃的。

花了点时间平复了一下心情后便去了宁芬堡宫的咖啡店(这里的景点一般都有咖啡店),坐下吃了一下东西喝一下啤酒,然后把宁芬堡宫和花园,以及藏在花园里的四个小堡逛了个遍,腿走断了四次。

中午的正餐,咸鱼沙拉OTZ

虽然在宁芬堡宫,但餐具并不是用宁芬堡制瓷的,不厚道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人工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二天,来到了慕尼黑必去的旅游区域,玛丽恩广场。玛丽恩广场作为旧城区,拥有很多古老建筑和教堂等洛可可、巴洛克、哥特、新古典主义和帝政风格。确实是能一饱眼福,具体的就不多说了,毕竟不是为了写景点的游记。

玛丽恩大街

最喜欢的粉嫩教堂之一

顺便在这个区域里,我不小心找到了宁芬堡的旗舰店,逛了一下,没有什么值得说的。放了几尊代表性的瓷偶,一些零散的杯子,几套现代艺术风的茶具。全店散发着一种非定制客户没必要来的土豪高端的气场,而店员也在理自己的事情,毫无接待的意向。由于本人经济也不发达,不敢多留便悻悻离开了。真是瓷中LV,高冷两个字。后来去了KPM后就不得不在这里插播一下“我要表扬KPM”了。

由于奢侈品店的店外

店内一角

橱窗中的各式杯子,虽是一些简单的样式但价格不菲

限量款骷髅头

后来在逛一个大牌齐聚的商场时,发现了一个贩卖瓷器的区域,虽然每个专柜的产品都不多,但是起码集齐了宁芬堡,KPM,梅森,卢臣泰,皇家哥本哈根,还有韦致活,维宝等。因为我已经安排好柏林之旅的时候去KPM体验手绘的行程,故这次就随便逛了一下KPM后便进了隔壁的梅森。

卢臣泰范思哲等

KPM等

梅森

梅森的产品跟宁芬堡一样很多样式都需要定制,店内可供购买的物品并不多,更没有高端且成套的。在我的撇脚英语夹杂德语的交流下,和蔼的店员老奶奶拿出了全店唯一的希亚图玫瑰样式的东西,那就是。。。。蛋。没错,希亚图玫瑰样式也是定制品之一。所以本着来了不要空手而回的心态,我买下了那枚画着希亚图玫瑰的颗蛋。125欧,对于买惯了二手的我来说,那可一点都不便宜。

这是其他可选的大蛋,希亚图玫瑰不在里面

而在结账的时候,我犯了个人生中极少出现的错误,那就是我看中了另一个球形吊坠,图案是勿忘我的360度手绘的小球,然后我看错了价格并买了下来。

我天真地以为这颗蛋比希亚图玫瑰小所以应该毕竟便宜。。。然后。。。

999欧看错成99.9欧并成功买下来了!买!下!来!了!

就是这颗999欧的小蛋

这还是直到我去申请退税单的时候才发现的,颜面无存。

我居然被梅森的老奶奶冲昏了头脑。

没错,我买了个比希亚图玫瑰蛋还要小一圈的小球,花了999欧,退税退了希亚图玫瑰蛋的金额。乐观地想,要是不退税的话,不就是我买了小蛋,还送了个大蛋,还挺划算!

就这样想吧。

不过才第二天我就花光了买瓷器的预算,而直到去了柏林,我才开始真正后悔。

有关梅森的大蛋和小蛋,之后我再开一篇特写吧。刚回国倒时差就把我累得不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人工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下篇预告— 柏林篇/KPM Berlin之旅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